宝贝莹莹莹莹莹

愿你笑容长存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1.1

还是来记一下跨年夜吧 不然我怕久了我就忘了


在宿舍待到癫狂 复习不进去 一心想跟人去跨年 然后得知郭振良他们仨还没走 我就义无反顾地追上他们跟他们去跨年了


去到ifs 进去逛了一圈再出来 第一次知道原来男生买衣服也那么有趣 然后快十二点的时候 ifs外面聚集了一堆人 然而依旧没有倒数成功 就跟去年的来福士一样 对成都的跨年已经不抱希望了


之后就一路走 找ktv找网咖 最后在网咖里虚度了六个小时 感觉自己真是有病 后悔没有带上我的概率论 不能成为网吧里的一股清流:)


出了网吧然后去喝早茶 六点钟出发走了快四十多分钟到喝早茶的地方 去年一两点的时候在压马路 今年变成六七点的时候压 还是在通宵之后 真的有毒 而且喝早茶的酒楼 并没有很多菜式 也没有特别好吃的东西 39块钱 哎 想想也是挺贵


其实跨年这种事 重点不是做了些什么 而是跟谁一起过


经过几天跟郭振良的朝夕相处 怎么说呢 跨年以前 我是对他有百分之九十的好感吧 跨完年 可能剩下百分之七十吧 这个百分比以后会增加还是减少 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降了百分之二十 大概都是因为他凶我吧


我的底线 大概就是不能接受朋友很认真地骂我吧 跟他在网吧里面的时候 他在玩LOL 打了一盘队友很弱鸡的赛 我只不过在边上笑了一声 他就很凶地说了一句 你能不能不要笑 讲真 当时我有怕他 而且感觉很受伤 单凭他玩游戏以后各种爆粗整个人都变了个样这一点 我就已经觉得 这个人 以后不能好好相处的 哪怕平时对我再怎么温柔 玩游戏的时候也是个暴君 令人害怕 而且 可能我对滚、操你妈这种词真的很排斥 要是你不是笑着说出来的 那我可能真的会翻脸吧 所以当时在操场郭振良说了句滚我就头也不回地起身走了 但是我真的特别好哄吧 他追上来之后我就跟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了


一晚上跟着他们后面走 腿短而且我走得慢 每次他们走几步都要停下来等我一会 然后郭振良就很大声地喊 冯莹莹你能不能快一点!凶凶的语气 一开始我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然后就加快点步伐 后来他真是越来越凶 我就一脸冷漠看着他 可能他也觉得太过了 就往我这边走 然后再轻轻推着我往前走 然后再小声地说一声 走快点啦   对不起我真的对这种温柔的声音很没有抵抗力……我觉得我这种人 哪怕对方对我做了什么特别过分的事 低声地跟我道个歉我可能就原谅人家了 太善良 善良到我都鄙视自己了


其实有的时候 我觉得我跟郭振良挺像的 比如说我们都不给人改备注 虽然我是今年加了太多新生为了统一公平就给他们全都设了备注(天秤的强迫症)还有 我们都曾经是成绩很好的人 到了高中 就开始堕落 我跟土土说 如果郭振良是女的 那他一定是另一个你 我们有着还算高的默契度 至少我经常能猜到他下一句要说什么


很早以前 我觉得 郭振良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我知道 他一定很招女生喜欢的 所以我跟自己也跟他说 我们只能是朋友的 我不知道 现在的自己 还能不能坚守当时的想法 想要靠近 但是又怕受伤 像我这种单纯又心软的人 对上他 估计最后会死得很惨吧 是不是要开始 保持距离了呢 其实我自己都知道 他身上有好多缺点好多毛病 可能以后慢慢对他失望了 甚至会开始嫌弃他?就跟当初的陈贤光一样呵 不过陈贤光的下场 我们现在已经互删好友了 我并不希望 现在和他玩得那么好 最后也落得那样的下场


郭振良说 他以前有个很好的朋友 但是大家彼此了解 知道彼此不合适 我一直不是很懂 都没有在一起过 你又怎么知道真的不合适呢 但是现在 我也有这种感觉了 因为太了解 因为知道你的喜怒哀乐 所以知道我们之间有种种不可能 所以干脆连开始都不想经历 因为知道没结果 只是 我还是会有种不甘 可能天生犯贱吧 呵 改变不了天性


嗯 写下来 爽很多 继续学习吧 快挂科了啊


哦对了 最后说一句 


元旦快乐 我所有的爱人们

好喜欢 自己拍的这张照片 一直都很想 拍出这样的照片嘿嘿

睁开双眼做场梦

问你 送我归家有何用

12.9

虽然我知道现在应该背单词

但我还是决定先写一篇文

 

其实也没啥好写的

不过就是想按照惯例

来这里列个寒假to do list

 

首先是补剧补电影

剧的话 鬼怪 致命复活 举重妖精金福珠?

电影的话 打算看好多老电影 张国荣的那些 

新电影也想看 你的名字神奇动物万物理论之类的

 

前几天听了吴哥窟

今天专门去看了一遍花样年华

王家卫拍的好有feel

梁朝伟靠墙吸烟的样子

张曼玉穿着旗袍的身姿

都十分性感迷人啊

真的如良哥介绍那样

林若宁的词

都能在电影里找到对应的画面呢

 

其实我不喜欢那种 被人影响的感觉

但是不能否认

我总是被良哥影响啊

先是concert yy 下载了好几首歌 

又到现在的吴哥窟 

单曲循环就算了 还因为这首歌 去看了一遍花样年华

该感谢好呢

还是什么呢

只希望

以后良哥在我的生活里

比重不要占得太大啊哈哈哈

不然我又要陷进去了

 

寒假还有电台要做吧

希望主播们给力一点呢

一千零一粤 希望能做起来

 

还要干嘛呢

想学做菜啊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想想而已哈哈哈

 

不知道 开学前到底去不去重庆

不知道 我要是告诉我妈 我分期买了一个2000块的镜头 她会不会骂我

不知道 寒假我会想你还是慢慢把你淡忘

算了 想那么多干嘛

随时间走吧

时间会告诉你一切的

 

好了 背单词去吧

祝我六级过吧 虽然我知道希望渺茫

 

 

 

 

11.29

很久没写日志了 来写一写

 

最近一直在忙电台的事 从构思 到实际操作 一直都是我在负责 我大概是把学习彻底扔掉了吧hhh 然后每天都很忙 但是闲下来的时候 我也不想学习 可能小时候已经把对学习的热情用光了吧 也许现在我做的事情 将来我也不一定会用上 但是总觉得 我会了一些 别人不会的东西 也是很厉害的吧

 

自学了AU 剪了好几期节目 每次把节目推出去 收到大家的称赞 都会开心一阵 从刚开始的 几个人订阅 到现在 已经75个人了 以后可能会更多一点 慢慢来咯 反正我现在 已经挺满足的了 不知道我这个三分钟热度的人 能坚持多久 希望下一届的人 可以接手它 

 

说起三分钟热度 hhh 我的黄景瑜呀 怎么办 三分钟的期限已经到了呢 我曾以为 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也许是太多事了 让我无暇关注你了 明天就是你生日了诶 我的内心居然已经毫无波动了 喜欢了你两百多天 虽然现在已经脱饭了 但不管怎么说 我也曾经做到了一个粉丝该做的事吧 第一次追星 还是很感谢你 如此美好 在我还有力气追星的时候 遇见了你hhh 也不知道 以后还会不会出现 特别喜欢的明星了 不过放心 我还是会守着你的电影的!

 

今天其实过得挺充实的 早上全班一起去老校区参观机器 然后结束得早 就跟朋友决定了从学校步行到玉林路吃串串 我们三个人 好久好久没有一起在外面走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要不就是各自分头走 要不就是我跟语嫣两个人 好久好久没有三人行 以后毕业了各自回了广东 也不知道 多久才会再见一面了 哈哈 突然之间就变伤感了 大概是因为边听伤感的音乐边写日志吧

 

玉林路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会被写进歌里 今天一整天都在脑内循环【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本来只是打算走一走玉林路 感受一下的 结果还真的被我们发现了一家小酒馆 门没开 估计到了深夜才会开吧 从玻璃窗里往里看 可以看到吧台 看到好多酒瓶子 想着 以后一定要来这里喝一杯呀 玉林路 其实和上海的思南路挺像的 路两旁是一些有趣的店 装潢很好看 有文艺的 也有复古的 如果不是时间不够 我们大概可以在那里玩上一天吧 可惜没有带相机 下次要是带老江丹来这 一定要拍拍拍吃吃吃 

 

找到了玉林串串香 据说是总店 来了成都那么久 居然第一次吃串串 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感觉 发现了新世界啊hhhh 以后都不想吃火锅 改吃串串了 虽然我觉得串串就是变相的火锅 但至少这样 可以一次吃多点不同的东西呀hhh 然后我们还试着坐了趟社区巴士 外面看上去特别破旧 像是要报废一样 结果里面超好看的 复古的感觉 感觉这趟出行真是发现了好多新奇的东西

 

成都这座城 人人都说 来了就不想走 我也不知道 如果我的家乡不是深圳 我会不会留下来 老江丹说 羡慕我可以换一个城市生活 我也很庆幸 自己选择了出省 选择了来成都 还好成都这个地方 很和我胃口 就算再过两年 我回到深圳 我也不会忘记 在这里待过的四年的 

 

想想啊 以后回到广东 跟好多朋友都分别了呢 即使现在朝夕相处 还可以见面 以后回去了 感觉很难再见到大家了 嗯 真是想到就难过啊 可是 有什么办法呢 有些人 终将成为生命中的过路人吧 真希望 大家以后都来深圳发展hhh 让我可以 多点朋友啊

 

噢 写着写着 突然知道了林宥嘉求婚成功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瞬间就哭出来了 祝福啊 祝你做个幸福的新郎 期待周六的演唱会 你是我 从初中开始 就听的歌手呀 

 

就这样吧 听着歌写这些 情绪失控了好几次 停停写写 写了一个多小时 嗯 要慢慢消化情绪 晚安世界

 

 

这个tag真是太适合我了 向全世界安利你❤

9.11

其实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 只是觉得 好像又有点负面情绪了 需要发泄一下

开学两周了 一切都慢慢走上正轨了 感觉之后还有更多的事情去做 老乡会的聚餐 粤协的招新 可能还有别的事情 现在是轻松的 慢慢就会忙起来了吧 不知道忙的时候 我会不会又把学习扔一边了

我不喜欢去跟人争 其实只是自己怕输 觉得自己快要输了 就说自己放弃了 好像这样就会输得不那么难看 但其实就是个缩头乌龟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改变这种坏毛病 如果当时也还有那么一颗好胜心的话 成绩也不会这样一路差下去吧

花着爸妈的钱 但心里还是会很愧疚 想要自己赚钱 可是连做代理这种要是做得好收入就很高的事我都做不来 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失败 好像现在也失去了斗志 梦想也已经没有那么远大的抱负了 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泄气的皮球

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这就是没有头绪杂乱无章的一篇日志